当前位置:首页 >> 足球 >> 他是C罗梅西最怕的男人,他最爱贝克汉姆和罗斯,爱考辛斯

他是C罗梅西最怕的男人,他最爱贝克汉姆和罗斯,爱考辛斯

911体育网 911体育网 2016-12-29 22:52:22

他是足球世界的第三极,梅西和C罗唯一忌惮的男人。

2016年,格里兹曼的出色表现和他永远的微笑让他的人气暴涨。他人很好,对人很友善,但在球场上也是一个斗士。他在社交网络上有1600万粉丝,却依然甘当贝克汉姆、罗斯、拉塞尔、考辛斯的小球迷。

问:你有邻里之间的问题吗?

格里兹曼:邻里问题?啊哈哈,和C罗……我们是邻居,我们的房子是相邻的。我们每天都互相问好。但我去年搬家了。不是很远,但肯定相遇的少了。不过我们在赛前还是会热情地问好。事实上,我们真正聊天的时候,是夏天在迈阿密的时候,我带着女朋友艾丽卡在那里度假,我们在一家餐厅里遇到了C罗和他的朋友们。不可思议的偶遇。我去向他问好,我祝贺他拿下了欧洲杯和欧冠。

问:在接受《法国足球》的采访时,C罗也说了这件事,他说你过去对他说“欧洲杯决赛之后我恨你了。”

格里兹曼:呵呵,是的,是的,我们大开玩笑。我只是开玩笑,因为我确实在决赛失利之后,很失望,需要时间去消化。但坦白说,我不会因为他在欧洲杯和欧冠决赛中都击败了我,在西甲我们的主场还上演了帽子戏法,我会改变对他的看法。我对他非常尊重。

问:少年时期,你是贝克汉姆的粉丝,如果你还是当年那个少年的话,你会不会是C罗的粉丝,把他的海报挂在卧室里?

格里兹曼:我觉得我会是梅西、C罗、内马尔和博格巴的粉丝。博格巴,是那种在球场上和球场外都闪光的球员。

问:你相对比较低调,有点宅、安静,和C罗截然不同,在迈阿密夏天,那种秀的环境里与他相见,你们都迷路了吗?

格里兹曼:很难过正常人的生活。我们到处都面对着各种邀约,而在美国,我们可以安静过几天。我喜欢度假。我今年冬天还去看了NBA的比赛,明天夏天还是要去。碰到C罗,真的是不可思议的巧合。让人感觉压力大的是足球之外的义务。要为媒体拍照,要为赞助商拍照。每周要踢两场重要的比赛,你需要休息,你虚脱了。然后你输球。又一次,我给吉列拍照5小时,给Beats拍照3小时……我一直努力保持好情绪,积极回应。但有时真的很难熬。

问:你有否拒绝某些拍照要求?

格里兹曼:经常的,一般是拒绝赞助商的。他们要求我做一些和我不搭的动作,比如一些手势和动作。我就说不了。

问:你的偶像,大卫·贝克汉姆总是在这一方面的工作中做得非常好。你不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吗?

格里兹曼:贝克汉姆是我的偶像,至今也是。有一天,在电视上,我看到了一个关于他的职业生涯的报道,我被吸引住了。我很仰慕他在足球中和人生其他层面实现的成功。另一个如此吸引我的人是德里克·罗斯(NBA纽约尼克斯控卫)。有罗斯的比赛时候,我会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观看整场。他也很吸引我。

问:你对NBA的热爱快和对足球的有一拼了?

格里兹曼:是的,我经常晚上爬起来看NBA转播。尤其是我接下来能补觉的时候。不然我就会第二天早上起来通过一个APP来看录播,当然提前不能知道结果。去年,我看芝加哥公牛,因为罗斯在那里。今年,他在纽约了,于是如今我支持尼克斯。

问:也就是说你更多的是支持传奇球星,而不是支持某支球队?

格里兹曼:是的,我喜欢的,是球员们。我还喜欢很多其他的球员,比如湖人的丹杰罗·拉塞尔,或者国王的德马库斯·考辛斯。今年冬天我会去NBA现场看球的。

问:你会去找他们要签名,自拍或者球衣吗?

格里兹曼:我希望能有球星们的真实球衣,不仅是篮球球衣。比如,我有德罗巴和博格巴的球衣。因为我有人脉,可以搞到很多球衣。我会去拿到丹杰罗·拉塞尔的球衣,呵护。我买了一件罗斯的球衣,但不是他穿过的。今年冬天,我会去要一件他穿过的球衣。

问:你有贝克汉姆的球衣吗?

格里兹曼:没有……我在商店里买了一件他在巴黎圣日耳曼和洛杉矶银河的球衣。球迷版。但我把它们收在家里,不能穿着出去。如果我穿着一件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衣出去,所有人都会说:“看呀,格里兹曼要签约巴黎了。”

问:你也是个巨星了。你在推特上有320万粉丝,在Instagram上有680万粉丝,在脸书上有650万,加起来也有1600万粉丝了。你如此受欢迎,对你的性格有什么影响吗?

格里兹曼:每天应对人们的各种要求,变成了一种习惯。拍一张照片,签一件球衣。我小时候,我也会去索要签名。当人们围着我时,我也会很累。但也有些时刻,我不想出门,感觉状态不好,想蜷缩成一团。比如我们在主场0比3输给皇马……很痛苦……这种情况下,和球迷自拍,我可笑不出来。

问:你从来没有踏入社交网络的陷阱?

格里兹曼:我不怎么读评论,因为不想痛苦。有些人就是故意过来制造痛苦的。比如说,他们会跑到我的女朋友埃里克的博客下面骂街。有一段时期,她变成了一个靶子,人们辱骂她、骂脏话。我年轻时,我在社交网络上吃过亏。有一场皇家社会和毕尔巴鄂竞技的德比,我当时18岁,我写到我们会3比0获胜,我会上演帽子戏法。媒体引用了,然后比赛进程没有如预期进行。我在推特上被骂惨了。我本来只是搞笑说的。在那件事情之后,我甚至关闭了自己的账户。我也是醉了。

问:你最终还是把账户重新打开了。

格里兹曼:是的。我在交流方式上更加成熟了。我和一个朋友安德雷·德·索萨一起打理社交账号,我们一起管理,玩得很不错。安德雷真的很酷。至于上线,是我来决定用哪张照片或哪个视频。我也很注意不露出我的女儿米亚的脸。有一天,一场法国队打科特迪瓦,我有伤,只能在电视机前看比赛,我拍了一张起身唱马赛曲的照片,因为米亚在我怀里,我就请艾丽卡给我们拍了一张背影。我放到了社交账户上,反复确认女儿的脸没有露出来。

问:这是公关行为吗?

格里兹曼:不是的,不是的。我没入选法国队时,我是真正的球迷,每次奏响国歌时,我都会从沙发上起来唱。我喜欢唱《马赛曲》。我没有营销战略,我这不是市场推广。我希望能够向粉丝们展现我真实的一面,我感受到的东西,我日常做的东西……

问:你们之间会聊法国队吗?

格里兹曼:有时。推特,这是一个通知粉丝们的工具。如今我增长比较快的账号是Instagram。我就是发照片和视频。吸引粉丝最多的是搞笑视频。我和博格巴会拍一些搞笑视频,每次都很成功。和埃弗拉合作拍视频,也很成功。拍好视频的要诀是简单、自然和酷。

问:你一个人发到网上吗?

格里兹曼:如果我对视频有信心,我会的。如果还牵扯到照片和文字,我会和安德雷讨论。有时他会给出一些很好的主意。在圣诞节这样的节日,我们会设计一些粉丝活动。



关键词: 兹曼 格里 球衣